月涌金门

圈子巨多巨杂,爬墙一级选手,请勿轻易fo。

祝我生日快乐。

【虫绿】lofter上的parksborn文整理(2)

蜂蜜柚:


短篇戳我:【虫绿】lofter上的parksborn文整理(1)



截止2016/4/29




我把之前整理好的系列中短和新整的长篇放过来再骗一次热度好了,顺便继续安利那篇【One day】,不能一个人哭成撒比



目前都是没坑的,没写完的姑娘们……你写完再说吧



小于五章的



One day by 宇宙偶像威震天


 



【虫绿】诸事不顺/Daily Life...

我现在只想看戈登和布鲁斯在哥谭的黑夜里如何流血,如何相爱。

当个人博使了。
不可能只专注说产什么坑的粮,喜欢的东西太多了,基本上秉持我喜欢什么就写什么的态度,我先高兴了,如果有人喜欢,那更好。

【无间道】【明仁】冷暖(R18)



该文为无间道1的衍生同人,剧情稍有改动。文中刘已知晓陈身份,而陈并不知道对方同样为卧底。

世上的事若有明确界定,摁下开始和终止的都是自己,世界会更加干净,鲜血欲念不会淌过街道,散发出腥味。

他徘徊在人间又仿佛脱离尘世。他怀疑自己是否在电车上摇荡,或在缆车上,或在驳船上,怎样都无区别,只有他随着世界在漫无目的地飘荡,他的身体冻着,像失去温度的血。

他应是睡着了。

几个小时前,黄sir死了。死在他面前,死不瞑目。血的教训,陈永仁想,放在过去,黄sir要拍着他的肩膀说,衰仔,再往邪路深里走就是搞得我这个下场了!

黄sir死了,陈永仁还得活。

若是他说停,自己的卧底身份就消失,黄sir...

燃烬

蒙瑜,微蒙逊,无其他cp向。
一年前的文了,不打算继续写了,前三章放出来存档√

1.至

建安二十四年冬。

江上雾霭未散,凝成沉淖的一片。转弯行至一片较开阔的水域,已是不远处的城池依旧影影绰绰,女墙上的雉堞在渐沉的天色下仿佛低矮的幢幢鬼影。天上飘了些极细的雨,洒在立者领上和衣袖上,却也只是须臾间便消弭。久知荆楚大地寒冬湿意厚重,如今也恰巧撞上一份细雨中行舟的意境。

陆逊立于船首侧身极目望着远处,束发齐整,面容平静,没有带上丝毫风尘仆仆的匆忙,仿佛寄情山水,逍遥于旅途。然而行船一刻不停地推着绿水前行,而船上人也深知自己根本不是为了游览而来。除却司空见惯,他本也无心思来观赏这浩渺烟波。

原以...

【楚留香手游】【侠明】始共春风

清水OOC 文中考据不足,疏漏和不合理之处还请见谅,谢谢!

时隔多年,他们再一次见面时,武当的酷暑炎热刚被涤荡干净,俊爽惬意又自颊边生出,正是个松涛阵阵,轩竹擢擢的初秋,如他们多年前作别的暮春相比,虽皆是花隐晚暮,栖鸟略过的季节交替之际,但之间始终隔着夏季,还有其间变换的岁月。

数年斗转星移,昔日掌门已乘鹤而化,萧疏寒从来不染服食金丹之风气,对死亡是不患不衰之态。当终极之日到来,他的门扉大开,内里空无一人,武当弟子皆道掌门已解形而遗世,乘白云以上宾。已经是乘风登举而去,功德圆满。

邱居新承了萧疏寒衣钵为掌门,而曾经误打误撞成了武当弟子的少侠,在江湖混迹不少时日后回门派清修多年,已是行端品...

【开封奇谈网剧】【猫鼠】寻剑记(四)


白玉堂称之为剑谱,是因为他能看见的,只有“剑谱”二字。

只见书面上污渍遍布,书页边缘卷角打皱,不知道已经是多少年前的遗留旧物,封皮上前两个字早已不见踪迹,只留剑谱二字。

白玉堂看了一眼就丢到了一边,神情万分不屑:“这种东西还当宝贝一样藏在这里,哈!如果大家说的什么宝藏就是这种玩意,我也可以乱画几幅藏起来让哪个不长眼的高兴高兴。”

展昭蹲身捡起被丢开的本册,翻阅几页,只发觉其中所记载的所谓剑法也只是最基础的怀云抱月,钩镂迴步,面前挽花,甚至用很多篇幅来讲解基本的把剑刺戳。再往后,招式已经不甚清楚,也只剩虫蛀的细洞和发霉的片片污渍。

展昭不打算细究,但是心中某种隐隐约约跳跃着的感觉占领...

【开封奇谈网剧】【猫鼠】寻剑记(三)

 【开封奇谈网剧】【猫鼠】寻剑记(三)

这次更新之后估计要停一段时间( ー̀εー́ )这个月有事情不能上来

展昭没预料到事情急转直下的发展,那一刻只记得拿眼睛瞪着白玉堂,却被对方头发滴落的水滴冰得一个激灵。而白玉堂则是亲完马上起身,一边不太自然地用手做扇状在脸侧扑扇几下,一边小声嘟囔着走出船舱去了。

白玉堂回看岸边,万籁俱寂,一点声息和火光也无,若不是此处还能依稀看见若干船的轮廓,仿佛刚刚那些步步紧逼夺命的驳船只是一场幻境,而在夜风中更加“清凉”的衣衫更是清清楚楚地提醒自己是如何从险局中脱身。

白玉堂没忍住打了个喷嚏,快手快脚地继续撑起船楫,凭着记忆中的方位调整方向,向着...